打印

☆藍茶高校 原創呈獻★ Halloween Special☆ 感動之最終回!!

☆藍茶高校 原創呈獻★ Halloween Special☆ 感動之最終回!!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1 - The White Rabbit



(砰!)
………

「…呀、頭好痛。」掉下來的時候撞到了頭吧?
「說來,這裡是什麼地方?」
我摸著頭上腫了的包包,在這個陌生又有點陰森的地方遊蕩。

就在前方不遠,看到了一個有人影。
「…兔耳朵?燕尾服?Cosplay嗎?(OωOױ)」雖說很想找個人問路,但直覺告訴我還是不要找他。
那人頻頻看手中的懷錶,左顧右盼。就在跟他目光交叠的一刻,他急步的向我走過來!Σヽ(゚Д ゚; )ノ 啥咪???

「恭候愛麗絲小姐多時。」在我嚇得想轉身就逃前,那人在我面前停下,向我極盡禮敬的欠身行禮。

「時候不早了,再不起行的話會趕不上啊。」他再三催促。

「是不是那裡攪錯了?首先,我的名字不是愛麗絲,我是…」…咦?…我是誰?一時間想不起來。難道這是很老梗的撞到了頭而短暫失憶了??Σ(°Д°;

「不會攪錯的,妳是今夜的主角愛麗絲小姐。而我,是『白兔先生』,小姐今夜的執事。」他微笑回道。

「等等…,我現在混亂中。去哪裡啊?」

白兔先生在我身邊踱步了一轉,打量過後。
「以小姐現在的一身打扮,參加今晚的盛宴確實有點寒酸。請恕在下無禮了。」

突然,白兔先生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大幅像是窗簾布的東西,以那幅布在我身上捲了一圈。

「你在做什麼?」被陌生的男性(雖然他說自己是兔子,但也是雄性無誤!) 突然從後抱著 (能算是抱嗎?隔著了厚重的布簾。反正我認為這是冒犯就是了!) 這是哪門子的突襲啊?(///> <///)

「小姐,不要扭扭捏捏吧。…可以了。」

白兔先生回收了捲在我身上的布幕。我身上原本在點皺巴巴的校服,不知何時換成了輕飄飄的蘿莉塔款洋裝。

「你…、你…、你對我做了什麼!?」我的臉想必是漲紅了,滾滾燙燙。穿得這樣難為情,被人看見怎麼辦?等等…、更令人難以啟齒的…,應該是被一隻雄性白兔替我換衣服吧!哇!( >﹏<。)

我很想上前揍那只白兔,但他早已一個箭步走在我前方很遠,並且又拿出了懷錶來看。

「遲到可不是一位淑女應有的態度。小姐趕快起行吧。」他稍為頓足回頭跟我說。

原本想繼續向前行,白兔先生像是想起了什麼,又再回頭。

「順帶一提,作為一位專業的執事,在下可以在沒有碰過小姐一根指頭的情況替小姐換裝。所以,小姐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啊。」說罷,他報以微笑的躬身,轉身消失於黑暗中。

彷彿是看穿我的心事,此刻那頭白兔的笑容看起來像是譏笑我的想法。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,已經不是我關心的事了。

「等等啊!你這臭白兔!」我踩著穿不慣的龐克款厚底娃娃鞋,蹣跚地追上去,一心想著要揍他一頓。(〝▼皿▼)

(…to be continued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明明時間極倉促的情況下突然決定的Halloween Special!
這樣的隨心隨筆故事,會迎來怎樣的結局?

By 日校部學生會會長 宇井佑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2 - The Caterpillar



在白兔先生失去縱影的森林中,我好像迷路了。別說兔子,現在我連東南西北前後左右也分不清,四周也是歪七扭八的奇怪樹木。

糟糕,起霧了…。咳、咳咳咳。這些霧,為何這麼嗆鼻?

濃霧中傳來微弱的哼歌聲。我朝著歌聲的方向看見了燈光。哼歌的聲音由遠漸近,霧中隱約看見了一個身影。

「Blue Tea Club へようこそ、姫様。」那人停止了哼歌,以嘹亮的聲音向我叫喊。為何是日文的?慘了,沒有想過在這裡遇上語言不通的人。雖然我會一點點皮毛的日語。他好像說了歡迎光臨…。Blue Tea Club?什麼來著?∑(; ̄□ ̄A

「あ…あの…、すみません…」突然要用不太慣用的外語,腦中一片空白。正當我還在思考各種日語文法要怎麼說時,那人再次開口。

「…咦?娃娃裝的豆丁?」原來會說中文的!那人看著我,語氣像是有點失望。

是那人停止了抽煙,居高臨下的在一朵蘑菇上。霧氣隨之逐漸散去。原來那些不是霧。

「呀、這位小妹妹,作為本店客人,好像太早了。回去吧。」話說過後,他又開始吞雲吐霧。

這是什麼態度?看樣子,他也不是比我大很多,卻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,令人火大。(▼Д▼#)

「好歹我也是個中學生了!你也不是一副中童模樣嗎,神什麼氣?…咳、咳咳。我說,你的煙…很臭啊!不要製造空氣污染好不好?」我忍不住回嘴。

那人叼著香煙俯瞰著我。想不到他真的把香煙熄掉。他從蘑菇頂上一躍而下向我走近,把臉揍得很近的看著我。難道說,我叫他中童惹他生氣了?還是說他的煙很臭而不爽?要被打了?怎麼辦?ヽ(+∇+)ノ|||

「哎呀!」他用手指在我的額頭彈了一下。

「那是中南海出品香煙,不識貨!」他揚起眉毛的說。
「還有,我不是中童。我是『毛蟲先生』,是這間Blue Tea Club的店長。」

Blue Tea Club?聽起來像是Night Club的名字?所以,這位毛蟲先生是…男公關吧?看他浮誇的服飾看來也像是。

「不好意思,妳的打扮令我猜錯了妳的年齡。」

毛蟲先生打量了我一下,若有所思的繼續說。
「不過,撇開衣著不談,這副未發育的小鬼身型還是不適合來這微妙地方啊。」

真無禮啊!未發育的小鬼?什麼意思?∑( ̄皿 ̄;;

「反正…,我就是穿什麼也不適合、也不好看就是了。」他的話,不知為何令我有點受傷了。我垂下頭來。是過去不好的回憶嗎?

對了。像我這樣不是長得特別可愛的面孔,刻意打扮只會被人當成是奇怪物種來看待。儘管我曾經很羨慕可以穿上漂亮的洋裝。

毛蟲先生抓著我的肩膀。我被他的突然的舉動嚇得整個人彈起了。

「是妳在穿衣服,不是讓衣服穿起妳啊!」毛蟲先生嚴厲的說。他用手指托起我的下巴。

「好看源於個人的自信。自信地打扮出自己喜歡的風格,旁人都會被你吸引目不轉睛啊!」毛蟲先生認真的說。細看下此人的眼睛相當漂亮,一不念神就被他堅定的目光吸引了。

這是男公關的打扮哲學嗎?原本我是有點情緒低落,被毛蟲先生鼓勵後好像有點被感動了。

…呃、這樣托著下巴的動作要維持多久?被他一手抓著了肩膀也不好移動。等等…!他的面、靠得太近了吧?這是什麼神展開?我嚇得不知所措,聳起肩,雙眼緊瞇著。心跳不已。>/////<

「好了!免費的男公關體驗到此為止。長大後再過來點名我吧!」毛蟲先生突然放開了我。他像哄小孩似的摸了我的頭,語氣歡樂的說。跟剛才溫柔又認真的他,判若兩人。

我感覺自己被耍了,氣得隨便抓起地上的空酒瓶,向他投擲過去。他卻輕鬆的躲開。

「誰要再來啊!(≧ヘ≦)」我轉身離開。回想著剛才的事,覺得很蠢啊!我一直生著悶氣。

毛蟲先生回到他的蘑菇席上,目送著我離去的身影。

「真可惜。」他喃喃自語。「再過幾年會是個美人啊。」

(…to be continued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3 - The Mad Hatter



離開了毛蟲先生的地方後,我繼續在廣闊的森林中漫無目的地溜達。那頭白兔去了哪裡了?說是我的執事,哪有丟下小姐不顧的執事啊?說來,為何我要非追上他不可?

腦中仍是一片混亂,對於我是如何來這鬼地方一點仍是茫無頭緒。

走著走著,看見一位戴著高禮帽的人,悠閒地在喝茶。在黑暗中扭曲的森林,出現了一張舖上了格子檯布的小茶几,桌上放滿了各式糖果茶點。這份違和感比起環境氣氛一切都來得更詭異…。

「Bonsoir.」那人發現了我,掀起帽子跟我輕輕的點了頭。

這次又是什麼奇怪的傢伙?雖然對方說了不知名的外語,但根據毛蟲先生那裡的經驗,應該可以溝通的。這次要好好問路。

「你好。…請問,有沒有見過一只兔子…?」我戰戰兢兢的提問,滿有戎心(畢竟連續遇上了兩個怪人了)。未敢走得太近。

在我把問題說出前,那人以手指抵在唇邊,像是示意我要安靜。我張著嘴,把話說到一半,硬生生的停住了。

那人站起身來,走到茶几的對面位置拉開了椅子,示意我就座。

「下?」我大惑不解,繼續張著了嘴巴。

那人見我呆立不動,向我走過來,二話不說的把我抱起來,移到椅子上就座好。他也回到原本的位置坐下來。

……這、…這是傳說中的公主抱嗎?(@//////ー//////@)

哪有一第一次見面就公主抱的?雖然感覺上我比較像是「被拾起」似的。那人長得很高,對他來說也是「拾起」一件東西而已。對…,是拾起,不是公主抱。我抑制著自己急促的心跳。

「妳好像迷路了。先喝杯茶吃些點心休息一下吧。」他笑盈盈輕聲說,並把一個茶杯放到我面前,為我倒茶。

對方看來是個好人!太感動了。o(;△;)o 雖然一來就公主抱…,不是,是拾起,有點冒失。但,比起那頭白兔或毛蟲,這人也友善多了。

在森林亂闖過後,確實有點口渴。我靦腆的向那人點點頭,把茶送到嘴邊。

…咦?這是、…可樂?細看下,桌上的點心全是甜食。看來此人很嗜甜。

「我是帽子先生。原本約了兩位朋友來茶會,對方都爽約了。」那人以溫柔的聲線作自我介紹。

帽子先生輕呷了一口茶(是可樂),抬頭以他明亮的眼眸看著我。

超帥!////(>ω<)///// 怎麼辦?我從來沒有跟帥哥獨處喝茶的經驗。應該說些什麼好?怎麼攪得我莫名緊張起來了。我生硬地整理一下頭髮,不好意思的垂下頭來,移開視線。

他報以一笑。

「看妳的樣子迷茫,要不要給妳一點指引?」帽子先生從口袋裡取出了一副卡牌。卡牌背面是上下對稱的兩只茶杯圖案,相當精緻。

「這是12月才正式發售的『藍茶塔羅』。看在我們相遇的緣份,率先為妳以此來占卜吧。」

他說的指引原來是塔羅占卜嗎?帽子先生在洗牌後,把22張牌蓋著的排開。要我選一張。從來我也不太相信占卜。可是,看對方興致勃勃,不好掃他興,按他意思做好了。

「啊~!厲害!」卡牌翻出來。帽子先生驚呼了出來。
「是『月』啊。代表潛藏的危機、未知的恐懼、不安、背叛…。」

「都是不好的意思嘛?還厲害什麼?」我聽了後有點不高興。雖說我是不太信所謂占卜的結果,但還是有點在意。

「厲害是因為,這張卡是我啊!」帽子先生把卡牌遞給我看。卡中的那人,在巨大月輪下拉著小提琴,細看下確實跟帽子先生有點像。

「而且,這張卡是我畫的。不覺得很帥氣嗎?」他笑瞇瞇的看著我,彷彿在等待我的答覆。

所以,他說的厲害是指這我抽到代表他的卡嗎?攪不好他是個自戀狂。(; ̄ー ̄|||| 我無奈的強顏一笑點點頭回道,把「月」的卡牌還給他。帽子先生狀甚滿足的笑了,像極一個得到認同的大男孩。

「卡牌其實沒有好壞之分,它只是如實地反映事實。」帽子先生把玩著手中的卡,淡淡然的說。
「所謂好壞是人類主觀地認為而已。塞翁失馬、焉知非福。而且,在歷盡崎嶇才到達的『結果』,不是比一開始就平坦無阻的,來得更有價值嗎?」

他的聲線,在夜靜的森林中,猶如夜曲般動聽。沉醉在帽子先生甜膩的聲線中,我反覆思考他的話。

「說來,妳一開始要問我的問題是什麼?」帽子先生把月之卡放回牌組中,一邊洗牌一邊向我問道。

…呀!幾乎忘記了!我是來問路的!∑(@Д@; 

「對不起,請問有沒有見過一只兔子經過?沒時間了!」我想起了白兔先生的話。

「兔子…?呀,妳在找我爽約了的那位朋友吧。往這邊走。」帽子先生指了一個方向給我。

我從椅子跳下來,深深的向他鞠躬道謝,向他指過的方向跑去。

(…to be continued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風紀委員長 樋辻沙木 按:
會長… 這回好像… 有置入式廣告喔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4 - The Dodo



沿著帽子先生指示的方向,我急步的走了一陣子。

不知從何時起,我隱約感覺到身後有一股「氣息」。我稍稍回頭,眼尾瞄到了一雙炯炯發亮的眼,在黑暗中監視著我…。

「潛藏的危機、未知的恐懼…」腦海中閃過了帽子先生的占卜結果,心頭湧起陣陣不安。( ̄﹌ ̄)︴

隨著我的步伐加速,身後的「氣息」同樣加速起來。我也漸漸由急步轉成了用跑的。

「救命呀!∑ヾ(≧□≦*)ノ」被不明物體追趕,我害怕得快要哭出來了。為什麼要緊追著我?說來,月的牌義好像還有背叛。難道說帽子先生欺騙我?

突然,有什麼東西抓著了我的腳!是…一隻手!一隻從矮樹叢中伸出來的手。

我嚇得尖叫起來!下一刻,我整個人被拉進樹叢中。

之前明明還是甜度蠻高又有很多帥哥的展開,怎樣突然變成了恐怖的靈異故事?Σ( ° △ °|||)︴

樹叢後原來已是斜坡。我順著斜坡向下滑,在滑到地面後,我一直尖叫著。

一隻手摀住了我的嘴。

「不要出聲。會被發現的!」我睜開了緊瞇的雙眼,眼前出現了一個呆毛男子,壓低聲線跟我說。

我跟眼前突然出現的陌生人屏著氣。斜坡上方傳來一陣焦躁,樹叢被撥發得沙沙作響,像是有人在找尋失去了蹤影的獵物。

呆毛男子一邊觀察著斜坡上方,一邊把我抓緊盡量靠在斜坡的地上,大概是在掩護我不要被發現。

從他摀著我的手可感覺到溫度,懷中亦可感到他的心跳,此人絕對是活生生的人無誤。他是聽到我的求救而把我拉下來的,我並沒有遇上靈異事件。

可是…、現在這個近乎被推倒的姿勢,是什麼一回事?(///o///)

我的心跳得很快。是跑步過後的缺氧、還是恐懼、還是尷尬…?確實,我很怕被不知名的東西抓走,亦很感謝他出手相助。此刻,我更怕在這個距離,被他發然我的怦然心跳。(////・_・////)

等斜坡上方的氣息遠去後,呆毛男稍稍鬆開了手。我以乘機把他推開。不響一聲突然就推倒,在任何情況下也太無禮了。我有點氣的瞪著他。

「好像走了,追逐妳的人。」他對我的怒目沒有歉意,像在強調我是被他救了。雖然,這是事實。

「我是渡渡鳥。」他站起身來自我介紹,順道向我伸出手,示意拉我起來。

「森林的路陰陰森森不好走。要往這個方向的話,我帶妳走一條較明亮的路吧。」

沿著山麓下坡段走,我默默的跟在渡渡鳥身後。從剛才被救後我們一直沒有說話。是不是我的態度有點過份了?被他救了,至少要向他道謝吧?

正想我想開口之際,渡渡鳥突然回頭,嚇得我彈了一下。∑(=゚ω゚=; )

「從這裡起的路很好走,景色也絕美。」他自信的笑說。看來他並沒有把我瞪他的事放在心上。

渡渡鳥撥開了一束束比人還要高的野草,一輪泛著微紅的幻惑之月,湖泊的水反映月色閃閃發亮。

我被如斯美景震攝了,目瞪口呆。渡渡鳥則是一副一切如他所料的樣子。

在月光的照明下輕鬆的走過一些石級到達湖畔,道路也寬敞多了。我有點忘形的逕自走開,飽覽這裡美輪美奐的風景。細看下方發現,陡坡上、石上、地上…,都寫滿了一些像是物理公式的奇怪符號。

「是我寫的。」渡渡鳥在我身後而至。

「這些現在都沒有用了。」在經過我身旁時,他也順道把一些符號擦掉。

「為什麼?」我對於他的舉動大惑不解,追上前問他。

「數字只要有微調,所有公式要由頭再計算。」渡渡鳥無奈的說。「『做研究就是這樣。』、哼。」

渡渡鳥此刻看起來莫名哀愁。他拾起了地上的粉筆,在廣闊的石地上,又再寫起一些「公式」來。

「不會很沒有意義嗎?擦掉又寫、寫了又擦…。」我其實聽不懂他說什麼數字微調的話,只是純粹感覺這樣做很無聊。

「人類不都是一樣,反覆做著無聊的事嗎?」渡渡鳥沒有抬頭,他一邊繼續著他的公式,一邊喃喃地說。「拖著一個沒靈魂的空殼、做著討厭的工作、賺到了一點銅臭錢、因為空虛而揮霍、揮霍後仍是一個沒靈魂的空殼、繼續做著討厭的工作…,沒完沒了。」

我細味著他對人類的控訴,想找點什麼反駁。

「那是…,部份人是這樣而已。不是全部。」我倔強的回道。至少,我想,我不會這樣。

「人長大了,會有很多妥協,很多無奈。」渡渡鳥抬頭看著我,像是嘲笑我入世未深。「唉~!還是一直也當小孩比較好!」

這難道是…彼得潘症候群嗎?Σ( ̄⊥ ̄lll)
此人看上去絕對比我年長,卻一副拒絕成長的口吻。想當小孩又要彷彿世事都給他看透了的模樣,典型的中二病…。

「的確,當了大人也許會被很多環境因素所限…。」我蹲下到渡渡鳥的身旁,為自己辯護。「不過,當了大人,會懂的事多了,能做的事也比較多。會更容易實踐心中想做的事。也許會有很多無奈,但我想,也會有很多令人期待的事、還會遇上令人高興的人…。」

渡渡鳥停下了拿著粉筆的手,若有所思。

「不要忘記自己說過的話啊。」他轉過頭來,撫了撫我的頭。頃刻前他還是一副死小孩的感覺,此刻卻像是一位溫柔的大哥哥。我遲疑的點了點頭。

「沿著湖邊走吧。沿途也沒有暗角可被埋伏的,請放心。」渡渡鳥繼續低下頭繼續以粉筆畫著。

我有點不放心的,在走遠後不時回頭看。總覺得月光下的渡渡鳥身影,散發著淡淡然的寂寞…。

(…to be continued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5 - The Cheshire Cat



在經過一路漂亮的湖畔景色後,我又漸漸回到樹木叢生的地區。幸好跟森林的路相比,這裡還有月光傾瀉,尚算明亮。

在一個十字路口上,我猶豫了一會。選條看起來最寬敞的大道吧。

「哎呀,不對啊、喵…。」

空氣中傳來一把微弱的聲音。我回頭看,卻沒發現人影。是錯覺嗎?我再邁開腳步。

「就說了不是這條路呵、喵喵喵…。」聲音焦急的再次響起。我抬頭環顧四周。(°Д°;≡°Д°;)

「…嗯…、喵,我是晚上會替旅人指路的精靈…喵、嘻嘻。不用找我了,我只有聲音。」樹上傳來輕微抖震的聲音,似是在說謊,卻連自己也忍不住要笑了。

樹葉間也隱約露出了一條尾巴…。( ̄Д ̄;;

我拾起地上的一塊小石子,往樹上方向擲過去。( ・д・)/--=≡(((o

「嗚喵!(*✧Д Φ*)」一個有著貓耳貓尾的人從樹上墮下來。

竟然真的給我打中了!∑(  ゚ ▽ ゚
我的運動神經那麼差,原本只是想嚇唬一下他而已。我帶著歉意的趕上前去看看。

「頭暈暈、眼冒金星…。喵…。・*@ω@*・゚」那人躺在地上氣弱浮絲。

很弱啊!一顆小石子在這樣大殺傷力嗎?∑(-x-; )

「對不起。可是,你為什麼要躲在樹上鬼鬼祟祟?」躲躲藏藏的在人家背後說話,挺噁心的說。「…喂,不要死啊…!喂……!」

那人失去意識。還有呼吸的,只是暫時暈過去吧?

要我丟下他不管拂袖而去,我做不到。畢竟是我把他弄成這樣的(?)…。可是他很重,我又無法拖著他上路。我只好陪在他身邊,把他稍稍扶起,讓他枕在我的膝上,心裡祈禱著他快點醒來。(’・_・`)

撫著他那毛茸茸的耳朵,這感覺似曾相識…。未幾,他發出了呼嚕呼嚕的聲音。

「…鳴……喵~~。呀、最近…有點睡眠不足。啊?」他伸展了一下,醒來。

難道說,他剛才只是…睡著了?我無語了。(Φ_Φ)

「喵!被妳看見了?…呀,妳不認識我的…。」他驚訝的爬起身來,以他的貓肉球手掌擋著自己的臉。

聽他煞有介事的一席話,我細心打量砷前慌慌張張的他。

「呀!」我想起來了!( °д°)

「喵!」他的貓尾巴鬆起得像雞毛撢子,站起身來閃退了一步。

「你是…」我按著腦袋,努力思考那叫什麼名字。「你是《詛咒傳 - 扭曲男與扭曲貓》中那隻扭曲貓!我看過那本書了。聽說還改編了做電腦遊戲…。」

眼前的貓男露出了一副菲林明反應的模樣。

「雖然,某程度來說,那個扭曲貓也是參考我的。但不對啊!」
他狀甚生氣的一股坐下。「我是笑面貓,是來暗中保護妳的。」

會對要保護的人明言暗中保護,已不是暗中保護了吧。我心想。

「…呀,是嗎?…但我不覺得有被保護啊…。」有的話我也不用遇上之前的怪人們了。

「就是要讓妳不覺,才叫『暗中保護』啊!妳不懂嗎?喵~。」笑面貓神氣的在教訓我。

我又無語了。但不想在『暗中保護』的定義跟他上爭論。

「那麼,真的謝謝你了。」我敷衍一笑。「…可是,為什麼要『暗中保護』?」

笑面貓垂下頭來,狀甚苦惱。

「其實…,我們見過面的了。不止一次。」他抬頭以篤定的眼神看著我說。

這回到我苦惱了。我注視他的臉,努力在混亂的記憶中翻查,有沒有相似的面孔。

是說他現身的話會被我發現他的身份嗎?會不會自視過高了?我茫無頭緒的搖了頭。

笑面貓有點失落,耳朵垂了下來。

「最近一次,在佔領區。妳帶了貓罐罐給我…。」他沉默片刻,遲疑的說。

佔領區?貓罐罐?…這些詞彙刺激了我的思緒。一幕幕動亂的影像在腦海中閃過。我的頭痛了。「呀…。」

「沒有事的,這次換我來保護妳。」笑面貓以他的貓手抱著我的頭。

在笑面貓的懷中稍稍冷靜後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「我沒事了。」混亂記憶不見得恢復了,只是,我記起了當下要做的事。

「我想找一只穿禮服的免子。你知道他在哪裡嗎?」我笑面貓問道。

他指了那條最不起眼的小路給我。我向他謝過後,站起身來打算再度起程。

「喵,我可以陪妳走啊。」笑臉貓不穩的蹲著,想要站起跟過來。

「不用了。你不是說要『暗中保護』我嗎?」我擠出了一個生硬的笑容。

的確,我有點害怕,但我沒有信心帶上一只虛弱的貓上路。他此刻需要休息。

跟笑臉貓揮手道別後,我向那未知的小徑前方出發。

(…to be continued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6 - The Dormouse



羊腸小徑 一直延伸,我走上了良久,景色沒有太大變化,彷似沒有盡頭。路的兩旁長了斑斑發亮的苔蘚。照明外亦煞是好看。可是濕漉漉的路卻很不好走,厚底鞋被軟泥咬住,我越覺要走的每步倍感費力。

一不留神踏了空,我滑到在小徑外的窪地上。∑(*。◇*。)

洋裝都是泥巴了。白兔先生會生氣嗎?但又不是我要求他替我換裝的。我也沒有說過要參加什麼宴會。為什麼非要攀山涉水不辭勞苦的找他不可?゛(=ヘ=#)

好累。我有點自暴自棄,就這樣躺在泥上,閉上眼睛不願起來。(’-`).。oO

環境很安靜。泥土的氣息夾雜了草香,也沒有想像中討厭。就這樣一直睡下去也沒有什麼不好…。(。-_-。).......

「妳這樣睡在這裡會風濕啊。」一把聲音在我的腦袋上方出現。

我睜開眼睛。

「…紅、紅色眼鏡?…呀------!(〇o〇;) 」赫然發現一個綠色頭髮,戴著紅色眼鏡,有著老鼠耳朵跟尾巴的人,臉湊得很近在跟我說話。我把他的頭推開,整個人嚇得彈起來。

「妳以為年輕就不會有風濕嗎?哈哈、太天真了。很多老來的風濕都是年輕時的壞習慣影響。那裡的泥土軟綿綿的雖然很好躺,但濕度太高了,睡一覺醒來很容易會覺頭痛。知道風濕的成因嗎?我的老爸也有風濕…」

那個人一口氣的說過不停。除了勉強知道他在說「風濕」這話題外,我有聽沒有懂,只有很煩人的感覺。

「所以,要睡覺的話,我告訴妳一個好地方。跟我來吧。」在他的總結後,突然牽起我的手要拉我走了。

說什麼睡覺?想帶我去哪裡?Σ( ̄ロ ̄lll)

「放手啊!你這頭老鼠!(╬◣д◢)!!」我猛然甩開他的手。

那人鼓起腮子回頭看我。

「妳有長眼睛嗎?我是睡鼠,不是老鼠。不會分辨睡鼠跟老鼠嗎?而且我是睡鼠中的夢幻名種秋田鼠…。」睡鼠狀甚生氣,越說越激動。

「唉…。我就知道綠色頭髮不會受歡迎的了。製作人像是有心整我似的。不是『像是』,應該是『故意』!其他人也不用綠色頭髮。人氣投票上又沒有人投我的票。怎可能會一票也沒有?一定是製作人把我的信都收起來了。原本那個有聲毒拎帽子先生約我去茶會,我都不想去了。以為可以靜靜的躲起來睡覺。卻又被我看見有人睡在這片濕土上有可能會風濕。最不好還是因為我心地善良!好心提點一下,要睡覺有更多好地方。我是睡鼠,是優質睡眠專家嘛。卻被人說成是…老鼠…。」

睡鼠一直說過不停,漸漸由生氣轉成了委屈,蹲在地上畫起圈圈來,繼續以我幾乎聽不到的音量在碎碎唸。

我也不太搞得清狀況,貌似是我說的話觸碰到他的傷口了。他也只是好意地叫我不要睡在這裡而已。

「呀…。對不起。綠色頭髮嘛、…其實…沒有什麼不好啊。」我努力地想找點安慰的言詞。儘管我完全聽不懂他說的什麼人氣投票、有聲毒拎…。

等等!回想起睡鼠的冗長的話,好像提到了帽子先生的名字!

「所以你是帽子先生的朋友?所以你們還有一位兔子朋友沒有去茶會對不對?我要找那兔子啊。」我也蹲下了在睡鼠面前,猛力搖著他的肩膀。

睡鼠斜眼的看了看我。(¬ д ¬)

「是又怎樣?Vol.2的角色人氣都很低。我們不再出現說不定對以後的銷路更好。由得我們吧。」說畢,睡鼠席地捲曲身子躺下,就這樣睡了。

又在說什麼?Vol.2 @@?不是說睡在這裡會風濕嗎?看這頭睡鼠一副自暴自棄的模樣,我的話有這麼傷到他嗎?

「起來啊!暫時的人氣低又不代表以後也是。還沒有努力過不要放棄啊!」我站起身子,拉扯睡鼠的手臂,想要拉他起來。(>ㅂ< ╬)

「妳又怎知道我沒有努力過?徒勞無功的努力只是浪費時間啊。我已決定低調地安渡餘生。」睡鼠把自己的身體抱得更緊。

「的確,我不知道。也從來沒有人說過努力一定有回報。但在這裡停了下來的話就一切也完了!…呀!」我用盡全身的氣力,不料手一滑,我整個人往後翻倒在地上。

「…不能…輕易…放棄。…即或成功機會很渺茫。」我很討厭這種老掉牙的勉勵說話。誰不會說?在做的人何等痛苦,旁人又懂多少?我仰天呢喃,彷彿話是對自己說而已。眼框不自覺的熱淚盈盈。

睡鼠走到我身邊,把我扶起。

「像我這種智將型天才,比起那些空有外表的哥兒們,需要更長時間讓人了解,我也明白的。」睡鼠擦去我的眼淚,苦笑回道。大概是不想讓我再對他嘮叨。但他看來也從剛才自鄙的谷底走出來了。

「我的兔子朋友就在這附近。我們都爽了茶會的約。反正無事可做,我叫他來看看有什麼好玩。」睡鼠指著一排一排的灌木林,說他的朋友就在灌木後方。

因為要蹲下身子在灌木的間隙間匐匍而行,只有我可通過。既然知道目標就在這裡,我也不想兜遠路。

「妳要小心他。他…看起來是好人,事實上也應該是。但他有點神經質。」睡鼠把我送到一排灌木前。他對我再三叮嚀。

我點頭謝過他後,鑽進灌木叢中。

(…to be continued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7 - The March Hare




穿過矮樹後,景色轉成了一望無際的芒草園,豁然開朗。

草園中唯一的人工建築涼亭,格外顯眼。一個兔耳的背影佇立於涼亭中。

我撥發芒草前行。到達涼亭。

「白兔先生,找到你了…。咦?」一個長髮飄逸的男子應我呼喚回頭看,令我原本有點高興的心情驟挫。雖然他也是兔子,卻不是我認識的那一位。

「不對。我是三月兔。」那人轉個身來,深深的向我行禮。三月兔看起來不苟言笑,卻很有風度。

「呃、…請問,你是原本要跟帽子先生及睡鼠開茶會,但爽約了的那位嗎?」我戰戰兢兢的問道。(°∇°;;;; )

「是的。」三月兔點頭。

果然是我從一開始就攪錯了!我兜了一大圈,原來都不是跟著白兔先生!

「那…你知道白兔先生在哪裡嗎?」我懷著一絲希望再問。

三月兔搖頭。

我到底在幹什麼?(;;;* ∇ *)
一直以來找白兔先生的線索斷了。一時的打擊令疲憊的身軀脫力,我腳步不穩的倒下。三月兔一個箭步的撲上前把我扶著。

「…你好敏捷嘛、哈哈。」我勉強撐起怠倦的眼睛看著三月兔的臉,苦笑回應。此刻我的心情絕望至極,即使被帥哥抱在懷中也沒有什麼感覺。(況且之前跟帥哥相處的經歷也夠多,現在差不多是免疫了…。)

「我是籃球部的社員。」三月兔認真回應。攪不好他是我目前我在這裡遇過最正常的人。

他把我扶到涼亭的石凳上讓我坐下,他則單膝跪在我的旁邊,眉頭輕皺,似是為我憂憂神傷。

「所以說,妳要找的是白兔先生不是我…。」三月兔輕輕握著我的手。「為了什麼原因?說出來,說不定我也可以幫妳。」

三月兔的眼眸彷彿在說「是我就不行嗎?」。意志消沉的我有一剎那被他萌倒了。❤

我整頓一下思緒。

「我要…趕著參加一個晚宴…。」我回想白兔先生的話。

「妳想參加那個晚宴?」三月兔柔聲的問。

「我…不知道。」我有點不確定。想清楚,其實不知道晚宴是什麼。

「等等,不對!」我按著自己的頭,想更落力清晰自己的思路。

「應該說,我也不知自己要去哪裡,而白兔先生說了我有地方要去,所以我覺得要跟著他走…吧。」我老實回答。大概我說要找白兔先生,是我強加給自己,一個「好像做了點什麼」叫自己安心的目標而已。

「所以說,只要有人給妳一個目標不就可以了嘛?」三月兔嘴角上揚。

「我知道有個地方…」三月兔撫弄著我的髮梢呢喃的說。

「那裡,沒有惡言相向、沒有貧富貴賤、沒有不公不義。不累嗎?妳有對自己在做的事感覺過懷疑吧?是否正確?是否有意義?會否像是找白兔那樣一開始就方向不正確。妳可以休息了…。」他反覆在我耳邊低語,指頭時而游走在我的脖子上。

本身困倦的我聽著聽著,身體真的變得有點沉沉的,眼皮也不自覺的垂下來。

…可是,心底深處卻有種說不出的不寒而慄。彡( ̄_ ̄;)彡︴

不可以睡著啊!我提醒自己,赫然睜開雙眼。

眼前的三月兔不知何時已戴上了一個小雞面具!

「呀-------------------!(○口◎ )」我想拔腿就跑,三月兔卻抓著我的臂膀把我按在石凳上。

「這樣,真的好嗎?」小雞面具後聲音低沈而忿怒,彷彿變了另一個人。

「只走別人告訴妳的路,真的好嗎?會迷茫也是理所當然的。」我的反抗對他完全無效。他太大力了。

「記著啊,要走自己的路,並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到底。別一味耍賴別人沒有給你幫助。這個世界沒有人天生虧欠了妳,非要對妳友善不可。遇有挫敗時,也只是妳太弱而已!無法克服就無法前進…。」

三月兔把手按在我的脖子上。

我乘他鬆開我臂胳的一瞬間,拚命掙扎。混亂間把他的小雞面具打飛了。

面具飛脫後的三月兔摀著他的臉,退後了。

我頭也不回的轉身就逃。在廣闊的芒草中,我也管不了方向,像瘋了似的不顧一切撥發前行,總之就是要遠離那個涼亭。\(°o°;)/

(…to be continued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8 - The Mock Turtle



在逃出了三月兔的襲擊後,我頭也不回,不知走了多久,走到了海邊的崖壁上。我確信三月兔沒有追上來後,漸漸放緩步伐。

累死了!ヾ(TДT; ))))
要是我走避不及,會被三月兔殺了嗎?這已是超越了神經質,是犯罪級的危險性吧?ξ(*〇o〇*)ゞ||||||

我心裡嘟嚷。海浪拍打礁岩規律潮聲中,傳來了隱約的歌聲。

「보이지 않는 널 찾으려고 애쓰다♪~
들리지 않는 널 들으려 애쓰다♪…」

韓文歌?而且…這是我聽過的,EXO - 12月的奇蹟!

我朝著歌聲方向走,一只孤單的身影迎著海風中輕歌。

「不好意思,請問…。」我走近他,打斷了他的歌聲。

那個戴著兜帽的人回頭看了我一眼。

「아가씨,我勸妳別走得太近我。我的霉運會傳染妳的。」那人以帶點輕浮又討厭的語氣說。明明剛才的歌聲還充滿了哀傷。

「不過,看妳的模樣已經夠慘了。」他托著下巴,打量了一下衣衫襤褸的我。

「所以,也沒有什麼會比我所遇上的更倒楣了。請問…、呃、…水!!!!(*✧×✧*)」

那人坐在岩石上,卸下自己的背包,拿出了一支瓶裝水來喝。我雙眼發亮盯著他手上的水。剛才拼死的跑上來後,現在口渴得要命。

「…我只有這瓶水,要喝嗎?」大概是察看了我都寫在面上的請求,他有點遲疑,把喝了幾口的水遞給了我。

我也不管它已被喝過了,接過瓶裝水後一口氣把它喝光。那人愣住了。

「……嗄--------。…呃、對不起,我剛剛用逃命的方式跑上來,口渴死了。謝謝你。」我不好意思地把水瓶還給他。o(- -;*)ゞ

那人從愕然中回神,泛起一抹微笑。

「要是遇上什麼不幸可別怪我啊。我是霉運王假甲魚。」他接過水瓶放回入背包後,又把背包背起來。現在才看到他的背包是龜甲模樣。

甲魚,即是海龜吧?要是cosplay的話為何刻意說自己是假的?說來,假甲魚的裝扮也有點四不像,是目前為止我在這裡看過最摸不著頭腦的造型。

「假甲魚其是是一種『食材』啊。」彷彿是讀到了我心中的疑惑,假甲魚補充說。
「所以我是必死之身。夠倒楣了吧?我的存在是用來煮湯用。真希望可以被煮成湯前可以遇到『純水』…。」

假甲魚的語調變得黯然,說畢後眺望沒有焦點的遠洋。就像剛才他唱歌時的感覺一樣悲涼。

「那、純水…又是什麼?@@」我不知要如何安慰他。唯有找點話兒打破沉默。

「說起純水呢…!」像是就等我問這句似的,假甲魚整個人也活潑起來了。「原來妳不知道什麼是『純水』。那我要由各種不同的『水』說起了…。」

接下來,大約用了30分鐘的時間,假甲魚解說著各種不同的水有何分別。我因為喝光了他的水,也不好意思打斷他的話。而且我也走得有點累,坐下來聽聽就當是休息吧。儘管大部份時間我在打盹…。

我能理解的,假甲魚大概是以「水」來比喻不同屬性的女孩子。而「純水」,就是他心目中最清純、最無垢、最善良、最漂亮、最為憧憬的存在。

大概是跟女孩子心中憧憬的「王子」差不多吧?我想。

「世上可能有『純水』存在,但我不會遇上的了。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…。」冗長的演說後,假甲魚為自己定了莫名的總結,然後又再浸泡在那份傷春悲秋中。

「不是『不會』,是『還未』遇上。還未到死的那天不要早早下結論!(ノ`⊿´)ノ」我有點看不過眼了站起身來。這頭假甲魚也太容易鬱悶了吧。

「小妹妹,妳有男朋友嗎?妳喜歡的男孩又是怎樣的?」假甲魚出奇不意的問。

怎麼突然問這個?(*/ω\*) …要表白嗎?雖然,假甲魚外表也很帥、又會唱歌、應該是個好人…,這些我都喜歡。可是,我們才剛剛認識,這個展開會不會太快了?

「…沒、…沒有。…你,…你…突然…問…問這來幹啥?(///ω///)」

「因為…,像妳不是太漂亮、又不是太可愛,還有點粗魯的女孩,如果連妳也遇上心中憧憬的對象,我會覺得妳的話有無比說服力。」假甲魚帶著笑意回道。

「…你還是去被煮湯好了。再見。(╬ಠωಠ)」
太過份了!我也知道自己很平庸,又如何?但至少我不會自怨自憐,我確信未來有無限可能性。

我轉身離去。後方的假甲魚說了他只是說笑,連忙道歉。可是,有些事不能用來開玩笑,尤其對女孩子。(*→ω←)

我走了幾步,發現正前面遠方的樹影後,一雙炯炯發亮的眼晴看著我…。

這是我在被渡渡鳥救起時,曾經遇過的「氣息」。

「…笑面貓?…不對。」我曾經以為在森林中跟著我的是笑面貓。可是,不對。現在回想起來,這份「氣息」壓倒性的強悍,不可能是那弱氣的貓散發出來。

假甲魚也感到不對勁,從後方追上來,英勇的擋駕在我面前。

那雙詭異的光瞳向我們逐漸迫近…。

(…to be continued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09 - The Knave of Hearts



閃爍不定的光點,猶如野獸的雙瞳,向這邊步步進逼。

等它移離了樹影,月光下可見,那只是一盞南瓜燈,由一個手持巨斧的男人提著。他的身後跟著了一堆紙牌士兵。像極一位社團大哥領著一群嘍囉。

「吾乃紅心騎士。這位小姐是非法入境者。按照本地法例,吾等前來將妳拘捕。」他以普通話宣告,字字鏗鏘。

…為什麼是普通話的?而且是字正腔圓的北腔語調。我不太會聽啊。(◎_◎; )好像說要將我拘捕。為什麼用"吾"?拍古裝片嗎?Σ(゚Д゚;o)

「只是抓個小女孩要動用這麼多人嗎?」假甲魚挑釁的說。可是敵眾我寡,我知道他只是在嘴硬而已。

「將那女孩交出來。沒有時間了。」紅心騎士獨個兒再向我們走近,大將之風的他直接過來要人。

「好啊,如果她跟你走的話。」假甲魚回道。語畢,他一手把我往後方推。

「走啊!」假甲魚則擺好了姿態,像是決心賠上了命也不會讓對方通過。

…可是,後方是懸崖啊。

「…呀、…呀。…呀----------!∑--(〇Д◎ノ)ノ---」你這頭腦子進水的蠢甲魚!我在崖邊腳步不穩,最後還是失去了平衡。

在我墮下去前,好像看見了紅心騎士不顧一切的衝過來把我抓住,然後我眼前一黑。

……

等我再次有意識時,海潮浪聲變近了。我張開眼睛,發現自己身處的地方更臨近海邊。所以我是墮崖無誤。

我沒有死?⊙0⊙!好像沒有哪裡太痛,手腳還可動。

說來,我好像被什麼重物的壓著。我嚐試掙脫開,一雙手臀給我甩開了。咦?

我躺著的下方是被我當成了軟墊的紅心騎士!Σ(゚口゚; )//剛才是他把我牢牢的抱在懷中。

我立即爬起身來,蹲在他身旁意圖搖醒他。但他卻沒反應。

「喂、起來啊!((o(;△; )o))」我心急得快要哭了。我壓死了他嗎?這也算是…誤殺吧?不要啊,人家還這麼年輕,我不想因為這原因坐牢。∑((((((゚д゚;ノ)ノ

我湊近他的臉,想聽聽他還有沒有呼吸。

潮汐的聲浪太大,我不太確定有沒有聽到呼吸聲。卻出奇不意地,一隻手輕輕搭在我的頭上。

「…妳已被拘捕了。」紅心騎士以他微弱的聲音說。之後他面容有點扭曲,徐徐的張開眼睛。

「幸好穿了盔甲。但從這個高處墮下來還是很痛啊。妳沒有受傷吧?」紅心騎士撫著我的頭,以半咸不淡的的廣東話問。

原來又是可以溝通的!這地方蠻多這類會說外語但其實是會廣東話的人。

「太好了!你沒有死。…嗚哇!!。。・゚゚・(>д<)・゚゚・。」我鬆了一口氣,高興得伏在他身上哭了。

紅心騎士小心奕奕的撐起起身子來,我依然賴在他的胸口上大哭。像是一路以來的壓力釋放,我哭得像缺堤似的,一發不可收拾。

紅心騎士貌似是不擅長應對女孩子哭的狀況。他不知所措,想搭著我的肩卻又馬上把手縮回。

「呀、果然是哪裡受傷了?…沒事的。很快會沒事了!我…馬上帶妳回去。」擾攘了一陣子後,他才吞吞吐吐的說出了話來。跟在崖上那個英姿颯颯前來要人的他,落差太大了。

「不是…把我拘捕嗎?・゜・(P_`q。)・゜・」我抬頭問紅心騎士。

「是啊。把妳拘捕,再遣返回去原來的地方。…走得動嗎?」紅心騎士見我好像稍為冷靜下來,把我扶起。

原來的地方?是指哪裡?是說我原本不是這個地方的人嗎?也應該是的,這裡充斥著怪咖。我來自的地方,應該比這樣正常很多…,應該?或是該說更不正常,社會型態相當扭曲…。

好像回想起什麼了,卻又像是更朦朧。我愣著的思索。

紅心騎士見狀,蹲下身來,示意背起我走。

「上來!」他以命令式的口吻說。我有種無法推搪的感覺。

南瓜燈在掉下來時早已丟失了。月光下紅心騎士步履穩健,即使背著我,彷彿不曾受幽暗環境或負重影響。

「你說沒時間了,即是…還有多少時間了?」走了不知多久,我忍不住開口問。想起了白兔先生也說過同樣的話來催促我。

「日出前。」紅心騎士簡短的回道。「世界的界線…嗄,在今夜變得…模糊了。…妳才…嗄,不知不覺闖了進來。」

我聽不懂他的話。但見紅心騎士在全力趕路,要回話有點吃力,我也乖乖的默不作聲。

紅心騎士是想幫我的,唯獨這點我蠻肯定。這就夠了。

又不知踏過了多少崎嶇不平,轉了多少個彎。霧氣環繞,我已分不清方向了。

一個人影突然橫路出現。

「真叫人意外呢!想不到最後是由紅心騎士把妳載過來了。」前方出現了熟悉的面孔。

「我們久等妳了,愛麗絲小姐。」白兔先生佇立於路中,一如以往的造作,向我們躬身行禮。

紅心騎士倒抽一口涼氣,後退了兩步。這個大概不是他預期的畫面…。

(…to be continued)
(明天就是finale了!敬請期待~)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藍茶高校 ★秋色的記憶公式廣播劇CD販售情報★
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之前首賣的廣播劇CD,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

☆★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原創呈獻★☆
Halloween Special

Act 10 (Finale) - The Wonderland



面對再次出現的白兔先生,紅心騎士錯愕。下一刻,他想背著我轉身就逃。

「不要走啊,看看你們身處的位置。」白兔先生一早洞悉了他的行動,氣定神閒的叫停了他的腳步。

白兔先生打了一下響指,周遭的霧氣徐徐散去。一度巨形的鐵閘於後方浮現。鐵閘前人影幢幢,細看下,都是我之前見過的人。

毛蟲先生、帽子先生、渡渡鳥、笑面貓、睡鼠、三月兔、假甲魚…。

「按照這裡的法律,只要小姐在日出前來到這邊,她可以合法入境。我說得沒有錯嗎?」白兔先生走近了紅心騎士,面上保持了他一貫微笑,輕拍了他的肩。彷彿在暗示他說「沒有你的事了」。

我背在紅心騎士身後,看不見他的表情。但聽見他心有不甘的嘆息,把我放下。他回頭看了我一眼,表情複雜,就融入了閘前的人堆中。

呃?現在又是什麼狀態?他們在說什麼…抵壘政策?這裡是殖民年代的香港嗎?紅心騎士跟白兔先生,看來是對立的。哪個才是好人啊?(◎-◎; )

「小姐妳有點遲呢。但總算趕上了。…哎呀,一路上風塵僕僕辛苦了。但作為淑女,時刻注意自己的儀容是基本啊。」白兔先生繼續以他很有禮貌但卻似在譏笑的腹黑語氣說。

「還好說!(〝▼皿▼)你除了在一開始露過面後就一直不見蹤影。我可是花了很多時間…,唔…?」我還未說完,白兔先生已拿出了一個衣服的擦子替我掃去灰塵。連我的臉也被擦了。

衣服上的泥巴塵垢,頃刻間被整理得清潔如新,連衣服破損的部份也修復了。頭髮也梳理整齊。手腳、大概連面額也擦乾淨了。

這傢伙其實是多啦●夢嗎?太神奇了。( ̄Д ̄;;

我狐疑的抬頭看了他。他回以執事式的閃亮微笑。

「好了,來吧。」白兔先生單膝跪在我跟前,向我伸出了手,示意我把手給他。

雖然白兔先生很可疑,但不像是壞人…吧?我抬頭環顧四周的人,他們也站得太遠了,幽暗下看不清各人的表情,找不到任何提示。

愣了一陣子,最後,我把手搭在白兔先生的手上。

白兔先生又再對我笑一個後,牽起我的手,向大閘的方向前進。

「小姐妳知道嗎?今晚是萬聖節,世界的界線在今夜變得模糊了。」白兔先生領著我慢慢的向前走,開口跟我閒話。

紅心騎士有說過相似的話,我「嗯」的一聲回應。

「要是妳趕不上日出前來到,會永遠在這個『世界交疊的縫隙』迷失啊!」像是事不關己的,白兔笑說著。

「下?ΣΣ( ̄◇ ̄; )」雖然不太懂,但聽起來要就是很嚴重的後果。「你果然好壞,一開始就撇下了我!(>﹏<)」

「沒有。在下一直在暗中監視。小姐的表現相當勇敢嘛。雖然…有點粗魯。」白免依舊有點腹黑。

「為什麼要這樣做?」我嘟嚷的喃喃自語。

此時,我們已經來到大閘的前方。閘門後的世界廣闊深邃,但見萬千篝火散落其中。一陣寒意來襲,我自然反應的,抓緊了握著白兔先生的手。

白兔先生停了下。

「因為,在下想讓小姐自行抉擇。」白兔先生蹲下了在我的前方。他雖然仍掛著笑容,但現在的他看起來,有點悲傷。

他垂下了頭,沉默一會。像是下定了決心,他深深吸了一口氣,又再抬頭看著我。

「可是,根據在下的觀察,小姐其實比較適合『回去』!」話語剛落下,白兔先生把我抱起來,往閘的反方向開跑!(〇o〇;)

在我們的後方響起了一陣喝采聲,夾雜響過不停的對話。

「再過幾年會變得更『可口』,現在停下來太可惜了!」
「原來『背叛』是指白兔最後的決定嗎?」
「別忘記妳自己說過的!不要當個沒靈魂的大人。」
「喵、我一直也在妳身邊。下次再帶貓罐罐來。」
「妳說過綠色頭髮不太差的!回去後要支持綠色頭髮的角色啊!」
「…哼。往哪邊都是一樣,要是妳不夠強的話。」
「不好意思,把妳推下崖不是故意的。呀、就說了會倒霉的嘛!不過沒事了。」
「…等等!按照本地的法律,她應該往這邊才對啊!唉、怎麼搞的呀?」

「正因為我今晚是小姐的執事,我的考慮也是以有利於小姐的立場為優先。」白兔回頭撇下了這句後,又再瀟灑的轉身往前跑了。

後方的人聲被拋遠了,身旁的光影流轉快如流星,令我有點眩目。

「小姐還是閉上眼比較好。在下還打算加速,天快亮了。」白兔先生完全沒有氣喘的神態自若,溫柔地跟懷中的我說。

我閉起雙眼,緊緊攬抱著他。雖然思海中還有一大堆問題,一切來得太快,未來得及處理的事情又接踵而來。可是,此刻這頭白兔看起來很可靠。

最後,白兔停了下來。我張開眼睛,看見一個純白的空間,天地彷彿相連的也是白茫茫一片。一度純白的大門佇立我們跟前。

白兔先生把我放下。

「門後就是小姐原本的3次元世界。這趟旅程在下有很多照顧不周的地方。請小姐多多包涵。」白兔先生向我躬身。

我走近白色大門,雙手放在門把上。猶豫片刻,回頭轉向後方的白兔。

「回去後,我還可以再次見到白兔先生嗎?」還有毛蟲先生、帽子先生、渡渡鳥、笑面貓、睡鼠、三月兔、假甲魚、紅心騎士。

「小姐知道嗎,萬聖節的晚上需要變裝的由來?這樣做是為了讓亡靈錯認我們跟他們都是來自同一邊的,當然也不可讓他們知道你的真正名字,不然他們可能會把你抓走啊。所以,『白兔先生』不是我的真實名字。」白兔微笑回道。

「哪…你的名字?」

「天亮前,我是『白兔先生』,妳是『愛麗絲』。」白兔先生以食指抵在唇邊說。

我對他的回應有點失落。白兔先生走上前來,牽著我的手。

「雖然名字不同了,形式也許會有點不同,但我們會再見面的,如果是妳希望的話。」白兔先生彎下身子,輕輕吻在我的手背上。

「再見了,愛麗絲小姐。保重。」

……


「…昨夜乘著萬聖節,有過百名反對佔領人士衝入佔領區,跟佔領人士發生嚴重衝突。期間一名學生頭部受重創。該名受傷學生目前留醫,情況曾一度危殆,已轉穩定。警方已介入調查,暫時未有人被拘捕…。」

嗯?新聞報告的聲音?我緩緩地張開眼睛,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床上。

床邊站了我的同學,是跟我在佔領區一起留守的朋友。他們見我醒來了,相當激動。七嘴八舌說過不停。都是說有很多人很擔心我,還有父母、老師、記者朋友一大堆在外頭等著來看我。

「剛才還有個穿執事服的人來了。」我的其中一位朋友說。

「是妳的朋友嗎?說話明皺皺,挺怪的。他放下了一束花就走了。」

我看看擱了在一旁的玫瑰花束。一張心意卡附了在上頭:

「祝早日康復 藍茶高校上」

(Fin)

❤藍茶學園Halloween Special全文完~感謝收看~❤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★Halloween Special☆曲終人散,心裡有點忐忑失落?
同學們不用愁,即使連載完畢,學長們的聲音仍然會一直陪伴在左右喔 ・゚*・゚////(>ω<)/////*・゚

【最新店舖寄售情報放送!!!】
藍茶高校現正進行校外推廣!!o(゜∇゜*o)(o*゜∇゜)o~♪
藍茶高校 ♫ 秋色的記憶~遙遠的水無月夜空下、二人的約誓~ ♫ 公式廣播劇 Vol.1-3 ♫
已在香港及台灣的店子陸續上架了!

廣播劇試聽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goods.html
販售情報: http://www.blueteacollege.com/p/shop.html



藍茶高校製作委員會 www.blueteacollege.com

TOP